•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三把铜钥匙

时间:2019/11/1 13:48:58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   阅读:14   评论:0
内容摘要:母亲的眼闭了  永远地闭了  母亲的手松开了  手心里  几把泛着古铜色的钥匙  再也没有了秘密  我把院门打开  我把房门打开 ...

母亲的眼闭了

  永远地闭了

  母亲的手松开了

  手心里

  几把泛着古铜色的钥匙

  再也没有了秘密

  我把院门打开

  我把房门打开

  我把母亲的打扮台打开

  看见了梨花盛开

  看见了米面油柴

  看见了花花绿绿的衣裳

  看见了母亲年轻时的笑容

  我不知道

  怎么才能够把母亲的心锁打开

  我不知道

  铜钥匙里有若干母亲的情怀

  母亲的眼紧闭了

  母亲的手松开了

  母亲的照片还挂在老屋

  母亲的影子永远在我的心头

  时光煮酒,岁月有痕。

  每到清明节,我便会从自己家的箱底掏出一个红布包,把环绕纠缠在外面的丝线解开,掏出里面的器械。做这些的时刻,我的动作很慢,我的神色很肃穆,就似乎在完成一个典礼,涓滴不敢忽略。

  布包里包着的其实只是母亲生前用过的三把铜钥匙,一把老式的大而长,圆环状的把柄足可以塞进去两个手指,前面呈条形,最顶端有两个锯齿样的钩子。别的两把就很平常了,长的一把一寸有余,短的一把不足一寸。三把钥匙同样被一根红布条拴在了一路,颜色也几乎一样,全都是暗铜色,外面磨得很滑腻,一看就知道应用的年代良久了。

  把三把钥匙放进贴身的衣兜里,接过妻子递给我的装有香蜡、纸钱纸衣、贡品的几个袋子,我便一言不发地驱车上路了。

  我所栖身的城市距离老家也就三十多公里的路程,若在平常只需半个小时就到了。可今天,胸口似乎有什么被压抑着,眼眶也似乎被泪珠溢满一样,让视线越来越变得模糊。春风吹着绿柳,桃红杏白,如斯美好的风景,一点入不了我的眼。

  多愿望下点雨,让老天和我一同哭泣。又多想天空就这样风和日丽,待我跪倒在母亲坟头时,就像往日见到她那样,看到她阳光般的笑容。

  母亲离开我十年了,每次在梦里被母亲唤醒时,我的枕头都邑被眼泪湿掉一大片,每次走过她生活过的地方,就似乎白叟正远远地迎我而来,手里拿着给我御寒的衣和为我蒸好的可口的馍。

  回忆有时刻会让人很幸福,有时刻却让人很苦楚。

  也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我的车停在了我的老宅门前。铁门紧闭,挂在门闩上的大锁子上落满了灰尘,因为不常开,已经显得锈迹斑斑。我拿着钥匙的手,几回测验考试着开门,却又慢慢地放下。

  不敢开,不忍心开,但我告诉自己,今天,必须开!

  妈妈生前在院子里种下的花已经败了,栽下的梨树也已经只剩一些枯枝了,妈妈养鸡盖的鸡舍早已塌了,妈妈留下的那么多脚印早已被落叶掩埋,被雨水冲走!

  踩着刚露出小脑袋的小草,我把家门打开。房子里的摆设还和早年一样,一个朱红的躺柜,上面放一个木制的旧相框,相框里面是尺寸不一的老照片,有爸爸的、妈妈的、也有哥哥的、姐姐的,中心最大的是我记忆中独一照过的一张全家福,全家福上,每小我都是满脸的笑容。

  看着这些已经泛黄的照片,一幕幕的旧事似乎刚刚发生过一样。父亲用并不强壮的臂膀保护着我们,母亲用并不宽阔的襟怀胸襟养育着我们,尽管贫穷和饥饿曾经那样残酷地让全家人难以忍受,尽管严寒和炎夏曾经那样让我们仇恨穷冬和盛夏,但这些都没有改变全家人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只是等我们全家就要熬出头来,享受衣食无忧的生活时,父母却接踵离开了我们。

  妈妈戴过的草帽依然在墙角的钉子上挂着,草帽上不知道渗透了白叟家若干的汗渍。一双懒汉胶鞋还在门后放着,鞋帮子已经破了,不知道记录着父亲或者哥哥垦植劳顿走过的若干路途。

  掏出那把大而长的老式钥匙,学着母亲生前开柜子上的锁子时的样子拧了一圈,“砰”的一声,柜门开了。

  这个朱红色大躺柜照样母亲昔时的嫁奁。老爷是他们村庄里最好的木匠,母亲出嫁时,遴选最好的木料打了这个柜子。母亲个子小,每次打开柜门后便用头把盖子顶住,一只手给里面放器械或者从里面往外取器械。过年过节的新衣服,不多一点的花生核桃、红枣白糖都在里面放着。只有来客人了,母亲才会打开柜子,取一点瓜子豆豆、冲一碗糖水来招待。有时刻哪个孩子感冒发烧抱病了,躺在被子里不起床,妈妈便会用招待客人的标准“慰劳”一次。往往是,一碗糖水一喝,一把花生一拿,回身就跑到外面玩去了。这个时刻,总会听到妈妈笑着说:“这个孩子,欠揍!”

  朱红躺柜里面还有一个小抽屉,这是妈妈生前的“保险柜”,里面放着的都是值钱的器械。起初是粮票、布票,再后来是儿女们给她的钱。母亲生前很少花销,可是到过年给孙子外甥压岁钱时却变得特别大方。看着晚辈孩子脸上的笑容,白叟家也是高兴的合不拢嘴。

  我轻轻地把抽屉拉开,我知道我要取的器械是什么。现在里面放的是母亲积攒了多年的几大包火柴。我从里面掏出一小盒后,慢慢地推回抽屉,锁了柜门,锁了家门,锁了院门,把三把铜钥匙揣进怀里,迈开沉重的双腿,朝着后山坡上父母的坟地里走去。

  用母亲留下的火柴,点燃了香蜡和纸钱,缕缕青烟飘向了空中,我的泪再也忍不住了,一滴一滴地滴在了双亲的脚下。不知道是幻觉,照样真的,暮春里,耳边竟炸响了雷声。

  轰隆隆

  睡就睡吧

  动静这么大

  我的老母亲

  我的老父亲

  呼鲁声把我惊醒啦

  吱扭扭开了门

  天公的惊雷泣鬼神

  把群山把森林把沟壑

  泪洒得不成体统

  爸爸啊妈妈啊

  在这清明节

  我想我盼我念

  有什么怒你们就发

  有什么怨你们就说

  儿子我

  在这雷雨交加的大地上

  给二老跪下

  上了绿的三把铜钥匙贴着我的胸,挂在了我的心尖上,蓄满思念的心锁,何时才能再次打开?

  仰天长望,痛断肝肠!

三把铜钥匙

相关评论
澳门担保网Copyright © 2010-2022。